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你的位置:炒股杠杆_可靠的股票在线配资_配资app安全吗 > 炒股杠杆 >

双焦供应形势偏稳 关注后市需求状况

发布日期:2024-04-22 14:55    点击次数:188

  原煤产量增长从多方面利好焦煤供应

  前一阶段,煤炭增产保供政策以确保基础能源供应安全为目标。2023年,国内煤炭供需关系明显改善,煤炭增产保供压力稍有降低,部分资源流向炼焦煤等附加值高的特殊煤种市场。预计2024年全年原煤产量增幅在4%左右,而其中的焦煤增幅或超过4%。值得注意的是,煤矿安全生产事故容易造成区域性供应紧张的现象,进而营造并放大供应偏紧情绪,但在保供机制下,安全事故对煤炭供应的影响周期普遍较短,对实际产量的影响也往往低于预期。我们认为,全链条焦煤库存低位是导致供应预期被过度解读的主要原因。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对山西矿山安全生产的帮扶指导将为下一阶段煤矿生产形势好转打下基础。

  煤矿让渡利润洗煤厂生产形势或好转

  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中旬,110家样本洗煤厂平均开工率仅73.9%。影响洗煤厂生产的主要原因在于产业链利润过于向煤矿倾斜,洗煤厂过多承担了行情波动风险,组织原料储备和生产开工的积极性长期偏低。

  考虑到当前炼焦煤价格已经处于相对较高的位置,下一阶段炼焦煤价格可能很难呈现单边上涨走势。同时,炼焦原煤供应量回升也将使得煤矿逐渐向下游让渡部分利润。预计2024年国内洗煤厂生产形势有好转的可能,但毕竟洗煤行业产能相对稳定,预计国内炼焦精煤产量增幅在5%左右。

  蒙煤通关顺畅海运进口焦煤增幅有限

  数据显示,2023年1—10月,我国累计进口焦煤8070.89万吨,同比增长56.29%。

  首先,蒙古焦煤进口量全年高位运行,2023年前10个月累计同比增长116.28%。近几年,各大口岸持续优化蒙古焦煤通关措施,为相关资源进口创造了较好的政策环境。同时,蒙古国自身也加大了煤炭开采行业的投资,煤炭产量增幅较大。此外,蒙古向我国出口的物流条件也在持续改善,逐渐打破了煤炭外运困难的瓶颈。考虑到中蒙关系稳定,加之国内焦化厂配煤方案对蒙古焦煤的偏好不改,下一阶段蒙古焦煤进口数量还有进一步增长的可能。

  其次,俄罗斯焦煤进口数量增幅明显,2023年前10个月累计同比增长26.96%。欧盟对俄罗斯煤炭禁运已一年有余,俄罗斯煤炭逐渐建立了新的出口通道,对我国市场的依赖降低。同时,考虑到俄罗斯煤炭生产能力以及铁路和港口运力的限制,未来俄罗斯焦煤进口数量有下降的可能。

  最后,澳大利亚炼焦煤恢复通关,但进口量远低于预期,这一方面与我国进口焦煤市场格局基本稳固、蒙古焦煤性价比优势更为显著,并有能力在数量上填补空缺有关;另一方面则与澳大利亚炼焦煤顺利实现出口目的地转移有关。

  综上,我们预计,2024年蒙古焦煤进口量将保持一定的增长,而澳大利亚、加拿大等海运方式进口的焦煤数量增幅有限,俄罗斯焦煤进口量存在下降风险。

  下游库存回升平抑价格波动能力增强

  2023年,炼焦煤市场全链条长期以较低的库存水平运行,这是导致炼焦煤行情频繁异动的根源。分析发现,2023年炼焦煤市场库存有以下显著规律:

  第一,上游煤矿库存与下游焦化厂库存此消彼长,二者在2023年5月中旬均有一个明显的转折点。前一阶段,下游通过消极采购的方式有效维持了价格长期跌势,煤矿销售不畅导致库存向上游累积;后一阶段,煤价连续上涨,市场库存逐渐向下游转移。

  第二,港口焦煤库存也出现了类似于煤矿的“两段式”形态,但港口焦煤库存始终处在绝对低位,这与海运进口焦煤市场不活跃有直接关系。

  第三,下游焦煤库存可用天数较前几年显著下降,这既与焦化厂对价格趋势的长期判断有关,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现货物流变得更加高效。

  随着下游库存回升,投资者对炼焦煤市场供需关系的判断将更加符合实际。届时,供应端的短期扰动对市场心态的影响减弱,加之下游对价格的话语权相应增加,行情长时期单边上行的机会或减少。

  焦炭产能过剩需求端对市场影响有限

  供应方面,据第三方资讯机构预估,2024年将淘汰落后焦化产能1585万吨,新增产能2563万吨,净新增产能达到978万吨。此外,行政因素对焦企生产的影响也会减少,焦化企业自身利润情况将再次成为主导焦企开工、影响焦炭产出的主要驱动力。

  需求方面,近年来,钢铁总产能和粗钢年产量已经稳定在一个相对确定的区间,市场普遍认可将247家钢铁企业日均铁水产量240万吨/天作为上限参考值。然而,2023年3月以来,铁水产量超上限运行长达7个月之久,在此期间,尽管需求持续高位,但焦炭供应趋于宽松的迹象却变得更加显著。由此可见,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需求因素对焦炭市场供需关系的影响较为有限。

  经营利润上佳独立焦企开工持续偏低

  焦炭产能过剩对行业经营状况造成不利影响,独立焦化企业主动调低生产开工率的情况多次发生。尤其是2023年9月之后,受炼焦煤价格快速上涨和下游钢厂对高价焦炭接受能力有限的夹击,焦企在盈亏线上维持数月后,终于在11月中旬陷入实质性亏损。考虑到2024年焦炭产能过剩局面不改,独立焦化企业生产开工率偏低的情况仍将长期存在,全年平均水平预计在75%左右。

  下游结构变化双焦行情获得较强支撑

  2023年,行政因素对钢铁产业的干预明显减少,这一情况将在2024年得到延续。此外,在钢厂产能置换的过程中,长流程钢厂对钢铁产量的贡献度提升,对双焦行情的支撑增强。一方面,在钢铁产能置换的过程中,长流程钢厂所占的比重有所增加,这一情况使得焦炭因钢铁供应结构发生变化而提升了需求。预计2024年这一趋势将愈加明显,对焦炭需求总量的提升起到支撑作用。另一方面,近年来,新建高炉的炉容普遍在1200—3000立方米,炉内料层厚度有了较大程度的提升,这对焦炭透气性和冷、热态强度等指标都有了更高要求。为适应这些要求,焦化厂在配煤方案中必须加大结焦性能更好的优质主焦煤配比,这一变化将放大低硫主焦煤的稀缺性。因此,预计2024年钢铁产业下游结构的变化将对双焦需求和市场价格起到支撑作用。

  总结与风险提示

  焦煤方面:供应端,在较好实现对电力煤炭保供的目标之后,煤矿增产将加大对炼焦原煤供应的保障效应。2024年,蒙古焦煤进口量仍将保持一定增长,而海运进口焦煤数量增幅有限,俄罗斯焦煤进口量存在下降风险。需求端,钢铁供应结构变化将进一步强化低硫主焦煤的稀缺属性,加之产业调控政策对钢厂生产组织的影响趋于缓和,主焦煤需求总量增长的确定性较大。预计2024年炼焦煤市场供需关系继续维持稳中偏紧格局,期货合约价格中枢不会有太大幅度的下移。

  焦炭方面:在产能明确过剩的背景下,需求因素对焦炭市场供需关系的影响较为有限。考虑到未来炼焦煤价格中枢有较强支撑,焦炭生产成本居高不下,焦企经营利润很难改善。因此,下一阶段焦企开工率偏低的情况将成为常态。结合2024年钢价前低后高的观点,我们认为,冬储对年初焦炭行情的利好较为有限,尤其是春节过后,在焦煤市场供需关系阶段性偏松的背景下,焦炭行情可能形成一波下行走势。此后,焦企经营利润缩减,焦企开工率成为市场关注焦点。届时,需结合成材市场情绪和上下游开工相关指标展开对焦炭行情的预判。



我的网站